备用域名:xxu55.com ccr55.com nnm55.com zvooo.com xxh77.com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男人们之岩的一 夜 情】【作者:mengyao82】【完】
【我的男人们之岩的一 夜 情】【作者:mengyao82】【完】

【我的男人们之岩的一 夜 情】【作者:mengyao82】【完】

与军分手以后,很有些失了魂的感觉,对什么都没有兴趣,就这么过了几个月,转眼就到了放寒假的日子,却意外的遇到了岩。

  岩差不多可以算是我的初恋吧,实际上只能算暗恋,上初中的时候,因为我的母亲是南方人,所以我受她影响,也有点江南女人那种柔弱的感觉,长相也遗传了几分南方女人的特点,在同班一群直爽的北京姑娘里,我这个带有几分江南气质的便有些让男生们感觉与众不同,于是他们大都喜欢没事找些借口和我说话。

  别看我小小年纪己经开始自慰,但是性和爱是两回事,我对爱情其实并不明白,因此他频繁的借故接近我时,我并没有给他明确的回应,只把他和其他男生一样对待。

  但是时间久了,自然我就感觉出来他与别人的不同,而且他是很帅气的那种男生,我对他也很有好感,只是大概他之前被我的懵懂弄得不知所措吧,可能是退却了,一直没有表白什么的。再加上临近中考家长老师管理很严,尤其是对早恋更是要扼杀在萌芽中,男女同学关系稍微亲密一些,就可能会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耳提面命一番,所以我们俩最终也没能擦出爱情的火花什么的。

  再次遇见到他是在同学聚会上,初中的同学聚会,毕业之后还真没去过,也不是那种很正式的,人也不全,只是关系好的人聚一起,而且也没有网上流传的那些炫富、炫老婆、炫老公的事情,才初中毕业几年,都还在上学,可以说是都比较单纯的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

  岩与许多同学一样,上了高中,样子并没有多大改变,似乎又长高了些,同学聚会很平常,并没有什么「男生搂着女生睡,拆散一对是一对」这样的事情,只是我见到了岩,不自觉得心里有了点想法,结束的时候就给大家留了手机号,那会手机还不太普及,我们这么大的学生很少有手机,父母也是为了方便联系才给我买了一个,最在意的岩却没有手机,不免令我很郁闷,只好盼着他主动打给我。

  说起来,在同学中我的变化是最大的,甚至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,那时候的高中女生冬季大多就是羽绒服牛仔裤这类的穿着,也不会怎么化妆。而我描眉画眼涂口红什么的早就小有心得,衣着更是暴露向的,虽然是冬天,也非要和绝对领域看齐。想起来那会身体真是好,也不怕冷。这样一来,比起别的女同学来,自然更吸引男同学的目光,整个寒假里他们到哪玩也都叫上我,而我也是来者不拒,只是岩却一直没露面。

  坦白的讲,一个有两年性生活经历,又再次单身的女人,绝不会再变回乖乖女的,尤其是回到家有了自己的小空间,不必像在宿舍时顾及那么多,所以每天晚上的自慰就成了惯例。可是父母就在隔壁,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来,每次渐渐进入感觉了就忍不住想叫出声来,所幸这时神志还是清醒的,还知道不能被父母发现,只好停住喘口气,于是每次都不能尽兴,这难受劲就不用提了,估计就跟男人正要射的时候被人闯进来捉奸在床吓回去了一样。生理上不能满足,我便开始幻想着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感觉,希望能有点心理上的安慰,寒假里遇到的这些初中同学,只要稍微帅点的,就都被我幻想了个遍,但是想到最多的却还是岩,而想到他时也是最兴奋的。

  直到快开学时,岩也没有跟我联系过,我就有点不淡定了,心想自己模样也算清秀,身材也不差,再说总比那些高 中 生 更有女人味吧,凭什么他就躲着我。

  于是借口又要离开北京了,叫了一大群平时关系好的同学聚会,自然也就不动生色的包含了岩。

  吃饭的时候那帮男生频频向我劝酒,因为在学校经常陪着军到外面与他那些兄弟们喝酒,所以应付起高 中 生来还是很轻松的,只是以前有军帮我挡着,现在就我自己,自然免不了也喝了几杯。这男人三杯酒下肚就要显原形,何况他们己经喝得不少了,气氛就热闹起来,各种荤段子也不时被说出来,还拿我们几个女的开开玩笑。我倒是没觉得怎样,他们说的这些比起军的那些兄弟们来,可是含蓄得太多了。只是苦了另外几个,一个个满面羞红,想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听,其实北京的姑娘们看似大大咧咧,一个个都外向的很,但是对于未经人事的高 中 生来说,那些玩笑开得确实是有点让她们无所适从,估计内心也必有一番纠结吧,只是我己经早没有了她们那种单纯,早对这种程度的调戏免疫了。

  岩在班里的男生中,是属于很帅的那种,对女生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,但他是内向的性格,所以在班上也并不太显眼。这天几个平时就属于活宝的那种男生喝多了更加说起来没完,他也就一言不发坐在那。开席之前我是故意挨着他坐的,这时便借着酒意靠在他身上,桌上的人东倒西歪的不少,我这小动作也就没引起别人注意,估计他也是以为我喝多了坐不稳,还扶了我一把。于是我就顺势跟他在旁边开起了小会,聊的什么现在早就记不得了,反正就是没话找话,男女聊天自然不会冷场。他必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在我有意无意的与他身体接触的诱惑下,那眼神就不住的往我领口和大腿上瞟。发现了他这个样子,我自然很是受用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几个女同学陆续的都走了,而男生充当护花使者也走了几个,剩下的几个有一半倒是醉得不省人事,看着时间也不早了,便都散了,至于他们怎么把喝醉的人送回家,就不关我的事了。叫上岩送我回家,就与众人告别离开了。

  这时候我却是不想回家的,好不容易与中意的男生有独处的时间,怎么会不珍惜,借口怕被父母发现喝了酒,免不了被训一顿,想等酒气没了再回去,让他陪我在街上走走。他自然满口答应,我们便顺着街道漫无目的走着,继续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。我的酒量还真是不行,在屋里没觉得什么,但出来被冷风一吹,真有点晕乎乎的感觉,头也有点疼了起来。岩发现了我的异状,再看看时间也很晚了,就提议赶紧送我回家。只是之前说怕被训是借口,现在却是真的,还真不敢就这样回去,我爸那军队里战场上养成的脾气,可是火爆得很,我这两年打扮得越来越不像个学生,他就看着很不顺眼了,没事就会说我两句,要是再知道我在外面喝了酒,肯定一通教训是跑不掉的。

  岩无奈,只好继续陪着我,可是这冬天里的大街上实在不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,再加上我穿得本来就不多,更加难受了,他看着我,也是一筹莫展的样子,半天却憋出了一句话:「要不找个旅店休息一下吧」,这句话我是记得很清楚的,至今也弄不明白他当时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说实话我之前并没想过要跟他上床,弄这么一次聚会特意把他找来,也是堵气的成份居多,可能女人都这样吧,越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,越要贴上去,而对那些围着自己转的,却提不起兴趣来。

  总之听到这么一句以后,我心思也活动开了,单身了几个月,早就是干柴了,让他这么一句话弄得心里的烈火雄雄燃烧了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,于是便点头同意了。

  费了好大事,才找到个小旅店,进了房间我便给家里打了电话,谎称在闺密家里,太晚了就不回去了,电话是妈妈接的,她也不放心我这么晚一个人走夜路,无奈之下自然又是叮嘱一番。挂了电话,刚刚在外边被冷风吹得可能有点着凉,再加上酒劲也上来了,头又有点晕,便自顾自的往床上一躺闭目养神。这下可是让岩有点不知所措,估计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况他也从没遇到过,而我虽然心中很希望他对我做点什么,但也是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,这种事对于那时的我来讲,还是羞于启齿的。于是一个床上一个地下,谁也不说话,就这么僵持住了。我闭着眼,只听到他在屋里似乎是踱来踱去的,也不知道他在干吗。但这么下去总不是个事,心想这家伙真没出息,对我有性趣就赶紧上床来,没性趣就快走人,这么犹豫不决的真不像个男人。

 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之前一直装睡,就借着这个由头翻了个身,像是睡觉很不老实那样。那天我穿的是风衣配短裙,肉色打底裤加长靴,而我翻身的这下更是故意把腿抬了抬,这下裙底的风光便露出了一些,其实这种冬天穿的打底裤是很厚实的,有人直接拿它当裤子穿在外面(外穿一般都是黑色),根本就不会走光。但对于岩来说,就不同了,这种被裙子半遮半掩的情形,对他这样可能从没碰过女人的家伙来讲,确实刺激不小,那踱步的声音马上就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粗重的喘气声。他肯定是注意到了,我不由为小小的阴谋得惩而偷笑起来。

  过了会见他没动静,我正在想怎么样再勾引他一下,突然感觉他摸上我的脚,看来男人果然都经不住诱惑,我便接着装睡。他却开始帮我脱靴子,不知道是因为没见过女人靴子怎么脱,还是因为怕把我弄醒,半天才脱掉。接着就感觉他走到床头,却停下没有动,过了一会才轻轻推我,又小声说着躺好了盖上被子什么的。刚才免不了一番身体接触,再加上心里一直幻想着些香艳的画面,下面早就湿了,这时再也忍不住,就借着装睡一下把他的胳膊抱在胸前,他对这个应该是一点准备都没,感觉手一下就僵住了,然后还向外抽了抽手,但我哪会让他跑掉,一翻身把他的手压在床上,正贴在我一边乳房上。他也是有点傻了,僵在那里半天没动作,终于最后还是色魔占胜了理智,我就感到一只手摸上了我的大腿,却又小心翼翼的,接着便向上摸,屁股后背都没放过,只是没敢伸到我那神秘地带去,想是还没完全放开胆子吧。

  就这么摸了会,他似乎是感觉不过瘾,就扳着我肩头让我仰面躺着,我仍然在装睡,想看看他到底能怎么样,谁知他直接趴了上来,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,那种男人特有的气息夹着酒气就喷在我脸上,这下我实在受不了了,很久没被男人这么亲近过,感觉下面的水更加多了起来,气也喘不均了,也没办法再装睡,只好睁开眼,同时伸手抱住了他。见我醒了把他吓了一跳,一脸紧张的看着我,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。看他的样子,接下来没准会一把推开我夺路而逃。

  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,我一抬头就直接堵住了他的嘴,又把小舌头伸进他嘴里去挑逗。他那会还是个处男,哪里受得了这个,一翻身就上了床,一下把我压住,用力吸着我的舌头,还不时想要咬下去,见我脸上痛苦的表情,才稍稍松开嘴。这么折腾了一会,他开始脱我的衣服,笨手笨脚的把我扒光之后,便三两下也脱去了自己的,可能是平时也不少参加体育活动,倒也有些肌肉,只是没有那么结实的感觉,他的JJ早己高高的挺立着了,不是很长,但是稍粗一些,粉嫩的样子很是可爱,让我忍不住就想含在嘴里。但他却并不给我这个机会,估计他也不知道口交是怎么回事,直接就把我腿分开,想要插进来。只是我流了很多水出来,阴户周围很滑的,他第一次干这事也找不准位置,JJ在我下面磨搓了了半天也没插进来,我正配合着用手抱起腿为他大开门户的时候,却觉得一股滚烫的东西喷到我腿上,原来他忍不住己经射了出来。

  没想到岩这么把持不住,我很是失望,看得出来他也十分尴尬,坐在那满脸通红,似乎是在怨恨自己这么快就射出来,激情渐渐退去,一阵寒意就袭上身子,我一边扯过被子盖上,一边问他还回不回家,见他下意识得摇摇头,我便招呼他也钻进被窝。

  可能是还为之前的表现感到沮丧吧,也可能恢复了理智之后不知道如何面对我,他只是仰面躺在那也不说话,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之前和军在床上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很主动的。己经跟岩赤裸相见,我也就放得开了,身边有男人,自然就依偎过去,抱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肩头,折腾了半天还真是有点困了,正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翻过身把我压在下面,我被吓了一跳,他却按住我的乳房,随即用力揉捏起来,嘴也没闲着,含住一只乳头就又吸又咬的,一下子这么大的刺激,我便叫出声来,但是与其说是舒服得叫床,倒不如说是被他咬得乳头生疼而呻吟。

  过了一会,他一把掀掉被子,我也顺从的分开双腿,怕他再找不到入口,就用手牵着他的JJ,放到阴道口,这次终于很顺利的插了进来,随着阴道被撑开,多日的空虚也终于被一种有些陌生的充实感取代,随着他的抽动,我舒服得叫出声来,而他似乎是被我的叫声弄得更加激动,动作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用力,一阵阵撕扯的疼痛传来,我真的很怕阴道被他弄坏掉,但那撕扯的感觉很快就被一波波快感所取代,随后便双腿缠在他的身上,腰也挺了起来,叫声越来越高。可正当我渐渐进入感觉的时候,他却身上一阵颤抖,紧接着阴道里就被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充满了。

  我那时候哪里知道处男很少能有坚持太久的,只是觉着很扫兴,便没好气的坐起来找到纸擦干净下面的水和流出来的精液,然后背对着岩躺在床上,可能是他也累了,我又不理他,很快就听到他睡着了。我想起来被他射在里面,还要去买药吃,又想到刚才的情形,他一点也不知道怜惜,只顾自己发泄,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,可是我是自己送上门的,能怪谁呢,莫名的就觉得很委屈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,那会真是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可怜的人,而岩就是最大的坏蛋。我在那偷偷掉眼泪,他却睡得像猪一样,气得我特别想一脚把他踢下床,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也慢慢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醒来时,岩还在那睡得正香,我也懒得叫醒他,穿好衣服就走了。一直到我离开北京去学校,也没联系过。再见到他时己经是几年之后的事了,因为那一夜的感觉实在很不好,也就没给他好脸色看,而他似乎见到我还有些尴尬。

  之后偶尔也能遇到他,但己经是形同路人了。

  后来开始流行一 夜 情,但是因为这次的「教训」,我却一向对其敬而远之,做爱这种事情,还是男人起主导作用,女人更多的时候是被动的,一个陌生男人必竟不能很好的了解,找到个温柔体贴经验丰富的,这一夜自然是能尽兴,但要是遇到个变态的,或是只顾自己享受的男人,受罪的还是女人。

  【完】

  ????????字节:10712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