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广告
广告

文章阅读

 

禁錮(01-03)

 
 

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 
 

我叫吳昊,現今17歲,讀高二,我老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了仙界,從小就跟著老爹過日子的我,學會了做飯,洗衣,收拾家裏的各種殘局。老爹喜歡喝酒,經常喝完了就爛醉在沙發上,每次都是我來幫他蓋被子。

因為是單親,老爹平時話不多,接觸的異性也並不多,可以說,到現在上學跟女生說話,都會感覺有些緊張,但是我知道,要改善家裏的狀況,也衹有靠自己的雙手去改變。

至少不能讓老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養了我大半輩子,老了之後還跟著我受苦,因此我學習十分努力,在整個年級也算是前50以內吧。

直到那天以前,我的世界都還是一往無際的無聊,我們家住的是老式房子,衣服都是可以晾曬在過道的,我們家住在4樓,所以周圍不免有很多人出來晾曬衣物,13歲的那年,我放學回家,抬頭望向過道,那簡直是一遍衣服的海洋,而我的目光卻被其中一種東西給勾住了,可以說是勾住了魂,那是一條白色的連褲襪。

我鬼使神差的望了望周圍,並沒有過路的人,我將絲襪扯下來,偷偷放進了書包,又順便將衣架上另外兩雙肉色短絲襪也拿了回去。帶著忐忑的心情回到家裏,我發現自己就像一個變態一般,偷東西,老爹雖然從不打我,但是這種違背原則的事情他是肯定會生氣的。

但由于工作的性質,他經常出差,一個人在家的我,摸著手裏還有點潮濕的白色褲襪,情不自禁的拿到了鼻子上,大力的吸了一口,一股洗衣粉的味道,但是我的下體卻是慢慢的堅挺起來,我慢慢的將褲襪套在了自己的頭上。

這條褲襪的主人是樓下比我小幾歲的小妹妹的,有時候上學會遇到,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我一看見穿褲襪的女生,就會心跳加速,下體慢慢的變得不受控制。

這種誘惑讓我的膽子越來越大,我經常跑到樓道,去看有沒有新的絲襪晾曬出來,拿到過兩次之後,我發現她們那家人不再把絲襪晾在過道了,這讓我的內心又變得空虛不無比,學習成績也開始有著些許下滑,老爹也問過我原因,我肯定是不會告訴他的。

就這樣,到了現在,我經常有種忍不住想去聞女生的絲襪腳的衝動,甚至有的時候拿著自己穿過很久的襪子聞,在那一股勁兒過去之後,我感到很惡心,但又沒有任何辦法,以前收集的襪子因為沒有味道都被我扔掉了,我現在出了學習和生活,這種癖好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,每天衹要有空閑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裏,看著身邊穿絲襪的校友與同學,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去多看上兩眼,然後回家意淫一番。

我還記得這一天,老爹很開心,因為他說他認識了一個他很喜歡的女人,衹是因為擔心我接受不了,所以沒有早點告訴我,我並不反感有個陌生的新媽媽,衹是老爹開心,我也就開心了,因此我很高興的接受了這位新媽媽,和她15歲的兒子?!

是的,新媽媽叫林娜娜,雖然已經38歲了,但是皮膚保養得很好,人也長得漂亮,我老爹再怎麽說也是個公司的銷售經理,人長得也不錯,最讓我在意的就是新媽媽非常喜歡穿裙子和褲襪,各種灰色的,肉色的,黑色的褲襪,讓我對這位新媽媽的到來更加的贊同,她的兒子,林樂樂

、、、不知道該怎麽去評論,說是男孩子,第一次見到他嗎,我差點以為他是個女生,精致的臉蛋兒,細膩的皮膚,又生得一副正太臉,可愛至極,讓我理解錯誤的還有第一次見他穿著的長筒襪,不得不說,娜娜(以後都這樣稱呼)很會打扮她的孩子,不像我,狂野得就像路邊野草。

樂樂一看見我,就對我露出一個笑容,還露出了兩顆美麗的虎牙怯生生地說道:「哥哥好!」

搞得我老臉一紅,摸了摸樂樂的頭,又幫娜娜媽媽把東西提進了屋子,後來因為家裏不好住的緣故,老爹特地將家裏重新裝修了一番,跟新媽媽扯了證,又買了一張上下鋪,老爹出差的時候,娜娜有時會跟著他一起。

而弟弟樂樂住在學校,在家裏留下的還是衹有我,但是情況卻和以前不同,娜娜的衣櫃裏有很多很多絲襪,第一次打開時,就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,我把頭都埋進了裝褲襪的衣櫃裏,拿出幾雙褲襪套在頭上,享受著那種美妙的窒息感,後來發現這樣並不能滿足。

我轉唸一想,樂樂這個小家夥長得如此俊俏,我再也不用自己解決生理需求了,我從櫃子裏拿出了幾雙樂樂的襪子,樂樂的襪子基本都是白色的,有絲襪,棉襪,長筒襪,很多很多,還有樂樂的三角內褲,我隨便拿出兩雙襪子,放在自己的嘴裏,享受著這種快感,就像是樂樂用腳踩在我的二哥上,不停地羞辱我,這種病態的心裏讓我從一周一兩次變成了一周五六次,學習成績下降得很快,老爹和娜娜問我的時候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

而我周末的無聊生活,現在也成了和樂樂一起度過的生活,樂樂很喜歡向我撒嬌,但是很懶,經常要我幫他買和拿各種東西,包括穿衣服都要我從下鋪給他遞上去,我對這個弟弟有著很大的耐心,有時他會從上鋪伸出兩衹腳來踩在我的頭上,每次這種時候我的下體都硬了。

大概相處了半年,我才發現,樂樂喜歡cosplay一些動漫裏的女性角色或者正太,他一般都會叫我陪他去,我自然不會拒絕,還特意讓老爹買了一臺單反給我幫他拍照。也就是這樣,我和樂樂的關係越來越好,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…、

「哥,累死了,妳幫我把鞋子脫了好不好。」cos成夏爾(出自黑執事)的樂樂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扇著風,嘴裏還一直唸叨著:「熱死了熱死了,哥哥,快點幫我把鞋子和襪子脫掉啊,很累啊!」

「我這不是在忙嗎,來了來了!」

我放下了手裏的相機,看著相機裏許多絲襪妹子的照片,口水都差點流了出來,完全沒有意識到樂樂叫我做的這件事,直到來到他的面前,我才發現,握草,樂樂在沙發上翹著纖細勻稱的雙腿向我抖了抖,開始玩起了手機。

我伸出手幫樂樂脫下了穿在腳上的小皮鞋,因為天氣很熱的緣故,樂樂的腳上早就出了很多汗,而且樂樂的腳愛出汗,是有點臭的,我一脫下鞋子,樂樂立馬就把穿著黑色絲襪的腳往我臉上蹭,還開玩笑的說道:「哥,聞聞看,香不香~ 」

「香個屁,拿開拿開,快點脫下來,幫妳洗了!」我裝作厭惡的依依不捨的推開了樂樂的小腳丫,又伸出手,將樂樂小腿上的黑色絲襪緩緩地脫了下來,樂樂依舊調皮的用腳丫夾住了我的鼻子對我說道:「哥,要不妳舔舔我的腳吧,好不舒服呢!」

「妳小子是不是想被我揍啊~ 」我推開樂樂的腳,撲倒樂樂身前撓他的癢,樂樂瘋狂地笑著求饒,還說道:「哥!哥!我錯了!別弄了!」

我這才收住了手,撿起地上的黑絲襪,走了出去,留下一個人在沙發上嘟噥著的樂樂,裝作淡定的走到了浴室,看著盆子裏堆滿了樂樂上一周穿過的各種襪子,還有這雙絲襪,我終于還是忍不住了,從盆子裏撿起了一雙樂樂的白色運動襪,塞進了嘴裏,又將樂樂的黑絲小腿襪放在鼻子上賣力的呼吸著,就像世界上衹有我一個人一般,陶醉。

「哥,我餓了!」這一聲簡直是如同冰水澆頭一般,我整個人渾身一哆嗦,轉過頭去,發現樂樂站在門口玩手機,笑著露出了兩顆小虎牙說道:「哥,什麽時候吃飯呀!」

「我,我馬上去弄!」我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「哥,這雙襪子妳這麽喜歡,我就送給妳了,現在,快去做飯,然後好好跪在地上,幫我舔腳吧~ 」

「樂樂,妳在和哥哥開玩笑吧?我可是妳哥。」我心底裏有些緊張,手裏還是緊緊地攥著樂樂的黑色長筒襪。樂樂突然哈哈一笑,也不再理會我說的話,直接扔下了一句:「塊把飯做好,我餓了!」自己就回到了客廳。

我心情忐忑的將冰箱裏剩的飯和食材做了兩盤炒飯,然後端到了客廳,見樂樂依然邁著頭玩著自己的手機,兩衹光腳丫放在桌子上搖搖晃晃的,我不知道他是故意這樣還是無心的,搞得我心裏直癢癢,我也不明白為什麽會對樂樂的腳有這種衝動,樂樂長得很可愛,但是他終究是個男生啊,腦子裏突然閃過了一種很恐怖的想法,難道我彎了?

不對,絕對是樂樂太像一個妹子了!而且還是很可愛的那種。我坐在樂樂對面,癡癡地望著樂樂的腳丫子發楞,樂樂自顧自的端起了炒飯,用勺子咬了一勺,送進水潤的嘴唇裏,隨後開心的說道:「很好吃呢,哥哥做飯都很好吃,比媽媽做得好多了。」

「那妳就多吃點。」我依舊盯著樂樂的腳,完全不知道樂樂正似笑非笑地邊吃飯邊看著我的傻樣,直到樂樂翹起腳丫子伸到離我面門不足1厘米的地方,小嘴咬著一點勺子笑嘻嘻地說道:「哥,今晚妳別吃炒飯了,吃我的腳吧,放心,衹要哥哥聽話,我是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叔叔和媽媽的。」

「樂樂…、我…、」我還想解釋點什麽,誰知樂樂直接將一衹腳塞進了我的嘴裏,抿著勺子說道:「哥,我的腳好吃嗎?」

「唔唔…」我整個人都麻木了,樂樂的腳就像是抓住了我的大腦,讓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,樂樂笑著用腳趾夾住了我的舌頭往外拉扯著,我整個人也跟著站了起來,樂樂突然臉色一變,另一衹腳丫直接踩在我臉上,並用一種很高傲的語氣命令道:「坐下,哥哥,我沒叫妳站起來。」

我就像著了魔一般,忍著舌頭上傳來的疼痛,緩緩地坐下了,樂樂玩了一會兒我的舌頭,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說道:「沒意思,本少爺玩膩了,哥哥,妳去把我的鞋子拿過來。」

「哪一雙?」我含糊不清的支吾道。

「今天cos穿的那雙小皮鞋啊,笨蛋哥哥。」樂樂把腳從我嘴裏抽了出來,踩在我臉上的腳夾了夾我的鼻子,還用手摸了摸我的頭,像使喚狗一般的對我說道:「去吧,乖。」

我正準備起身,誰知樂樂叫住了我,他突然站在了沙發上,身上夏爾的小西裝還穿在身上,顯得很可愛,他招呼我走到他的面前,很開心地對著我說:「哥,妳趴在地上,我騎著妳過去!」

「什麽?樂樂!妳瘋了吧!」我當然不願意,雖然我喜歡樂樂的腳和襪子,但是這有違背我做人的原則。

「哥,妳快跪下,不要在掩飾了,妳喜歡我穿過的臭襪子,喜歡我的臭腳,對吧?」樂樂見我不答應,有些不高興了,嘟著嘴說道。

「樂樂,我承認,我是喜歡這些,但是妳也不能要我做這麽下賤的事情啊。」我帶著一絲懇求對著樂樂道。

「不行,我就要騎妳,哥,今晚我會讓妳好好的爽一爽的,妳就別裝了,我弄cos也弄了有一年了吧,我聽很多朋友說過,有些人就是有戀物癖,喜歡被別人虐待,哥哥妳肯定也是這樣的人,對吧。」樂樂天真無邪的對著我質問道,現在我面對的樂樂,就像是一個在教訓自己下人的主人一般,我愣住了,不知該如何去回答樂樂,突然樂樂大聲呵斥道:「給我跪下,賤狗!」

「噗通」我直接跪在了地上,並不是被嚇到了,而是因為,我發現自己的心跳在加速,我的內心是渴望被樂樂玩弄的,是的,我想被他騎在身下,我想當他的一衹狗,不知不覺下體把褲子盯得老高,跪在地上的我正好看著樂樂的兩條細嫩的美腿,說實話,這雙腿一點腿毛都沒有,樂樂的皮膚也非常的水嫩,165的身高加上勻稱的身材,可以說這雙腿比某些女生的腿更加好看。

樂樂見我跪在地上,開心得直接從沙發上跳了下來,跨到了我的脖子上,因為天氣有些熱的緣故,樂樂穿的短褲上早就熱氣騰騰,我感受到後頸傳來一股熱氣,樂樂又用雙腿夾住了我的頭,感受著樂樂細嫩的肌膚,還有他那有些勃起的丁丁,我低下了頭,四肢著地,就像一頭畜生一般,任憑樂樂騎在我的脖子上,用略帶嘲諷的語氣刺激這我我:「賤狗,不對妳凶點就是不老實,爬過去把本少爺的鞋子用嘴叼過來,記住了,是用嘴!哈哈!」

樂樂開心的騎在我身上晃著雙腿,我馱著他來到了鞋架前。

「賤狗,以後就叫妳賤狗,怎麽樣?我的好哥哥~ 」樂樂用他秀美的光腳丫踩在我頭上,揉著我的頭發,嘴上挂著滿意的笑容,看著我貪婪的把頭埋進了他的小皮鞋裏。

「樂樂,我想舔妳的腳!」鼻子一直被壓在皮鞋裏的我,努力的呼吸著皮鞋裏殘留著的潮濕的汗臭味。因為已經放置有兩個小時了,味道已經消去了很多。但是這種感覺還是讓我的下體慢慢的堅硬起來。

樂樂一聽我主動要求要舔他的腳,頓時就樂開了花,趴在我身上摟著我的脖子說道:「從今以後,妳就是我的小狗狗~ 」

樂樂不管是身材,還是樣貌,都不輸于任何一個好看的女生,他這樣摟住我的脖子,說實話,很難受,心跳的速度很快,我貪婪地大吸了一口樂樂鞋子裏殘留的氣味,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,將樂樂抱了起來,把他輕輕地放在了沙發上,沒有任何猶豫地跪在了地上。

樂樂就這麽戲謔地看著我虔誠地跪在地上,捧起了他的嫩足,將他的腳趾含在嘴裏,細細嘬著,就像在品味一道美食。樂樂的腳上有一股鹹鹹的味道,也就是汗漬的味道,而另外的一種味道則是一股他獨有的一種味道,這種味道說不清道不明,衹是舌頭一接觸到樂樂的腳趾,就會感覺十分的吸引人。

一種緊張和刺激的新鮮感刺激著我的每一根毛發與神經,是的。我喜歡舔樂樂的腳,我願意跪在地上,當樂樂的一條狗,供他玩耍,幫他清理腳上的臟汙,正在我一邊嘬著樂樂圓潤飽滿的腳趾,一邊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一切的時候。樂樂卻用力的把腳從我嘴裏給扯了出來。

本來我想就這樣將樂樂的腳含在嘴裏,但是樂樂好像有點生氣了,使勁兒的往外抽著,無奈我衹能放棄了,小心翼翼的將他的腳從嘴裏放了出來。

「賤狗,本少爺的腳有這麽好吃?讓妳吃得如此陶醉?」樂樂現在的表情顯得很是高傲,用腳踩在我地頭上,開始訓斥我。

「主人,求妳,讓我給妳舔腳吧,我覺得能遇上主人,是我這輩子的幸福啊!」我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樂樂,樂樂拼命地忍住笑,拿出手機,開啟了錄像,裝作冷冷地繼續說道:「繼續說,說到我開心了,我就原諒妳!」

「主人,妳的腳是我這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,能遇到樂樂主人,真的是上天給予我最好的一份禮物,我天生就是樂樂主人的狗!」說完還汪汪地學狗叫著,逗得樂樂捧腹大笑,用腳撫摸著我的狗頭說道:「妳真的很賤啊,太棒了,我也覺得很幸福,能認識妳這個狗哥哥!哈哈哈!」

「把襪子幫我穿上,然後…、對了,我剛剛看妳在廁所偷吃我這周帶回來的臭襪子,妳知道有多惡心麽?」

「惡心?我覺得很好啊…」我跪在地上,拿起沙發上的黑色小腿襪,有摸有樣的把襪子卷起,開始認真的為樂樂穿襪子。

「妳還真是個奇葩,我聽過我們動漫社的社長說過有些人喜歡被別人踩,有的人喜歡被別人騎,當時還以為是假的,沒想到呢,我的好哥哥就是這樣的人,而且比他們更下賤!喜歡問我穿過幾天的臭襪子,塞在嘴裏細細品味,哈哈哈!」

「嗯…我承認我很下賤,樂樂,妳真的很可愛,如果這個事情沒發生,我很希望一直當一個好哥哥,在妳身邊保護妳。」

「妳現在不僅是我的好哥哥,還是我的玩具,我的小狗狗~ 」樂樂自己扯了扯穿好的黑絲襪,活動了一下圓潤的腳趾,在我的眼裏,我看到了五根圓潤的如同寶玉一般的腳趾被包裹在黑絲襪裏,就像是風中舞動的蝴蝶一般,那麽美麗,那麽誘人。

「來,吻我的腳。然後給我磕頭,還有…哈!有了!」樂樂兩衹小手一拍,點了點下巴說道:「哥,不慌聞,先去拿紙筆來。」

「???」我不明白樂樂要幹嘛,但是我又很期待樂樂到底想幹什麽,樂樂就像是一個折磨人的小妖精一般,花樣百出。讓我興奮不已。

我把紙筆拿來放在樂樂的面前,然後很老實的又跪在了地上,等候了樂樂的發落。

「哥,等著,妳先給我磕頭吧,我先寫點東西,對!就是我們之間的契約!」樂樂對我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,露出了兩顆可愛的小虎牙。

「哥,抬起妳的狗頭來!」

不知道磕了多少個頭,暈暈乎乎的抬起了頭,看見樂樂的黑絲襪腳丫就在我面前不足幾厘米的沙發上,我將頭悄悄地湊了上去,慢慢地將鼻子貼在了樂樂的前腳掌上,樂樂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呼吸,他開心的笑了笑,小腳丫蜷縮了一下,隨即又掌控住了我的鼻子,不停地玩弄著,這邊遞給我一張剛剛寫好的東西。

「哥哥,唸出來吧~ 這樣妳以後有什麽要求,樂樂都會答應妳的!」

「好!」我很激動,拿起紙開始大聲唸起來:「我吳昊從今天開始,自願當林樂樂的專屬寵物,並謹遵以下條件:1、衹要樂樂主人給我命令,我將無條件的去實行命令!不得違背!

2、樂樂主人的一切都是神聖的,作為寵物的我看見樂樂主人必須下跪,衹有主人允許,才能站起來!

3、樂樂主人的鞋子都要用舌頭清理幹凈,否則樂樂主人可以隨意懲罰賤寵。

4、衹要是樂樂主人允許,樂樂主人的朋友也可以玩弄賤寵。

5、衹要是樂樂主人有需要,賤寵必須隨叫隨到!

6、永遠都不能欺騙樂樂主人!

以上條件均是我吳昊與林樂樂都同意之後才實行,一旦簽約,永遠不能違背!

甲方:乙方:林樂樂。「

「哥,還在等什麽,簽字啊!」樂樂直接遞過我了一支筆,很心奮的等待著我簽下去,我跪在地上愣愣的看著這張紙,難道我真的要一輩子給樂樂當狗嗎?呼吸著樂樂腳上的汗味與淡淡的香皂味,我有些猶豫,在一旁看著我遲遲不肯下筆的樂樂不開心了,用黑絲腳踩了踩我的臉說道:「哥,妳不想聞我的腳了?這事情要是讓叔叔知道了,會很生氣吧?」

「樂樂,妳在威脅我嗎?」我不喜歡被人威脅,並且是這種事情,就算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也不行,我的臉色漸漸地沈了下來,樂樂可能是頭一次看我生氣,立馬嘟著嘴,過來抱住我的頭,小聲的道歉道:「哥哥,不要生氣…樂樂知道錯了…樂樂給哥哥最喜歡的襪子、、好不好、、」

看著樂樂委屈的表情,我實在是生不起氣了,不知為何,竟然親了樂樂的臉蛋兒一下,笑著說道:「樂樂,我答應妳,不管以後如何,我都會在妳身邊,讓妳開心下去的。」

我拿起了筆,工整的簽上了我的名字,遞給了樂樂,樂樂如獲至寶的拿起了這張契約,拍了拍我的頭說道:「從今以後,妳就是本少爺的賤寵啦。先來賞賜一下妳吧~ 我的小賤寵!」

樂樂沒有脫襪子,而是解開了短褲上的紐扣,輕柔的將短褲脫了下來,隨即我便看見樂樂穿的白色三角內褲,因為天氣熱,樂樂愛出汗的緣故,內褲早就被汗水打濕了,有些黏糊糊地貼在了樂樂的白嫩的小屁股上。

還有樂樂前面把內褲頂起來的小丁丁,樂樂見我一直盯著他的下體,臉突然就紅了,用絲襪腳踢了我的臉一腳,噘著嘴嗔道:「哥,妳別這麽變態!今天衹是說好要獎勵妳的,來吧,妳閉著眼睛,把嘴張開。」

「是我變態嗎…、」我輕聲的自顧自的說了一句,隨後照著樂樂的話去做了,閉上眼睛跪在地上,嘴巴張得老大,樂樂那邊悄無聲息,衹聽著沙發上傳來一陣陣騷動,隨後樂樂伸出兩條小美腿,被黑絲襪包裹住的腳掌揉了揉我的臉蛋兒,把我輕輕地帶到了沙發上,由于跪著不能再往前伸,我衹能跟著樂樂的腳掌一同挪動,最後衹能用手伏在沙發上,樂樂終于停止了動作,這時我已經聞到了一股子汗臭味與騷臭。

這種味道很臭,但是我卻很享受,甚至是有點高潮,我是怎麽了,腦子裏給我下達的指令就是賣力的呼吸這種味道,是的,我也照做了,這種味道讓我的下體頂得老高,樂樂見我瘋狂地聞著他的下體,嘴角露出一股滿意的微笑,並把這一切都錄了下來,隨即又用腳踩了踩我的頭命令道:「來,賤狗,再湊近點,好好用妳的狗嘴來銘記本少爺給妳的賞賜。」

我慢慢的向前,知道我的嘴碰到了一根肉肉的東西,我知道,這是樂樂主人的龍根,並不是特別的粗大,而是那種嫩嫩的肉棍,我內心覺得是很惡心的,但是頭腦裏卻是瘋狂的支配我,讓我一口含住它,我沒有猶豫,緊張的將嘴張開了一點,慢慢地含住了樂樂主人的龍根。

「唔唔唔,唔唔。」我不敢睜開眼睛,我害怕看到樂樂現在看我的表情,我能想象到,樂樂是多麽的瞧不起我,一個衹配喊著他下體給他下跪舔腳的賤狗,不對,應該是一個奴隸。這時樂樂笑著說道:「哥,我的小弟弟好吃嗎,憋了好久了,味道真的好大哦~ 」

「唔唔唔,好吃…、」我抑制不住內心的瘋狂,用舌尖挑逗著樂樂的馬眼,樂樂一聲驚呼,伸出雙手壓住了我的頭,突然嚴厲的命令道:「賤狗,給本少爺一直含住,現在,本少爺要開始在妳嘴裏尿尿了,都是妳那根賤舌頭一直在亂動!」

「唔!」一聽到樂樂要尿在我嘴裏,我很抗拒,甚至是連舌頭都在顫抖,我的渾身上下每個細胞就像被刺激到了一般變得興奮不已,樂樂看我一直在顫抖,以為我害怕了,便語氣柔和的摸著我的頭發說道:「加油,我的哥哥,這是證明妳自己的好機會…我知道,妳肯定很向往我的尿液吧,哈哈。」

聽到樂樂如同嘲笑般的話語,我將樂樂的小弟弟含得更深了,甚至都到了根部,能很明顯的聞到樂樂胯間的騷臭味,我睜開了雙眼,看著樂樂白嫩的胯部,又看了看樂樂的眼睛。

發現他真的用一種很嘲諷的目光看著我,就像是再看他腳邊的一衹螻蟻,這時樂樂的小弟弟突然動了一下,樂樂嘴角微微一翹,將我的頭把得更緊,有些激動地說:「賤狗,給本少爺穩住,本少爺給妳的禮物要來了!」

我叫吳昊,現今17歲,讀高二,我老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了仙界,從小就跟著老爹過日子的我,學會了做飯,洗衣,收拾家裏的各種殘局。老爹喜歡喝酒,經常喝完了就爛醉在沙發上,每次都是我來幫他蓋被子。

因為是單親,老爹平時話不多,接觸的異性也並不多,可以說,到現在上學跟女生說話,都會感覺有些緊張,但是我知道,要改善家裏的狀況,也衹有靠自己的雙手去改變。

至少不能讓老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養了我大半輩子,老了之後還跟著我受苦,因此我學習十分努力,在整個年級也算是前50以內吧。

直到那天以前,我的世界都還是一往無際的無聊,我們家住的是老式房子,衣服都是可以晾曬在過道的,我們家住在4樓,所以周圍不免有很多人出來晾曬衣物,13歲的那年,我放學回家,抬頭望向過道,那簡直是一遍衣服的海洋,而我的目光卻被其中一種東西給勾住了,可以說是勾住了魂,那是一條白色的連褲襪。

我鬼使神差的望了望周圍,並沒有過路的人,我將絲襪扯下來,偷偷放進了書包,又順便將衣架上另外兩雙肉色短絲襪也拿了回去。帶著忐忑的心情回到家裏,我發現自己就像一個變態一般,偷東西,老爹雖然從不打我,但是這種違背原則的事情他是肯定會生氣的。

但由于工作的性質,他經常出差,一個人在家的我,摸著手裏還有點潮濕的白色褲襪,情不自禁的拿到了鼻子上,大力的吸了一口,一股洗衣粉的味道,但是我的下體卻是慢慢的堅挺起來,我慢慢的將褲襪套在了自己的頭上。

這條褲襪的主人是樓下比我小幾歲的小妹妹的,有時候上學會遇到,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我一看見穿褲襪的女生,就會心跳加速,下體慢慢的變得不受控制。

這種誘惑讓我的膽子越來越大,我經常跑到樓道,去看有沒有新的絲襪晾曬出來,拿到過兩次之後,我發現她們那家人不再把絲襪晾在過道了,這讓我的內心又變得空虛不無比,學習成績也開始有著些許下滑,老爹也問過我原因,我肯定是不會告訴他的。

就這樣,到了現在,我經常有種忍不住想去聞女生的絲襪腳的衝動,甚至有的時候拿著自己穿過很久的襪子聞,在那一股勁兒過去之後,我感到很惡心,但又沒有任何辦法,以前收集的襪子因為沒有味道都被我扔掉了,我現在出了學習和生活,這種癖好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,每天衹要有空閑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裏,看著身邊穿絲襪的校友與同學,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去多看上兩眼,然後回家意淫一番。

我還記得這一天,老爹很開心,因為他說他認識了一個他很喜歡的女人,衹是因為擔心我接受不了,所以沒有早點告訴我,我並不反感有個陌生的新媽媽,衹是老爹開心,我也就開心了,因此我很高興的接受了這位新媽媽,和她15歲的兒子?!

是的,新媽媽叫林娜娜,雖然已經38歲了,但是皮膚保養得很好,人也長得漂亮,我老爹再怎麽說也是個公司的銷售經理,人長得也不錯,最讓我在意的就是新媽媽非常喜歡穿裙子和褲襪,各種灰色的,肉色的,黑色的褲襪,讓我對這位新媽媽的到來更加的贊同,她的兒子,林樂樂

、、、不知道該怎麽去評論,說是男孩子,第一次見到他嗎,我差點以為他是個女生,精致的臉蛋兒,細膩的皮膚,又生得一副正太臉,可愛至極,讓我理解錯誤的還有第一次見他穿著的長筒襪,不得不說,娜娜(以後都這樣稱呼)很會打扮她的孩子,不像我,狂野得就像路邊野草。

樂樂一看見我,就對我露出一個笑容,還露出了兩顆美麗的虎牙怯生生地說道:「哥哥好!」

搞得我老臉一紅,摸了摸樂樂的頭,又幫娜娜媽媽把東西提進了屋子,後來因為家裏不好住的緣故,老爹特地將家裏重新裝修了一番,跟新媽媽扯了證,又買了一張上下鋪,老爹出差的時候,娜娜有時會跟著他一起。

而弟弟樂樂住在學校,在家裏留下的還是衹有我,但是情況卻和以前不同,娜娜的衣櫃裏有很多很多絲襪,第一次打開時,就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,我把頭都埋進了裝褲襪的衣櫃裏,拿出幾雙褲襪套在頭上,享受著那種美妙的窒息感,後來發現這樣並不能滿足。

我轉唸一想,樂樂這個小家夥長得如此俊俏,我再也不用自己解決生理需求了,我從櫃子裏拿出了幾雙樂樂的襪子,樂樂的襪子基本都是白色的,有絲襪,棉襪,長筒襪,很多很多,還有樂樂的三角內褲,我隨便拿出兩雙襪子,放在自己的嘴裏,享受著這種快感,就像是樂樂用腳踩在我的二哥上,不停地羞辱我,這種病態的心裏讓我從一周一兩次變成了一周五六次,學習成績下降得很快,老爹和娜娜問我的時候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

而我周末的無聊生活,現在也成了和樂樂一起度過的生活,樂樂很喜歡向我撒嬌,但是很懶,經常要我幫他買和拿各種東西,包括穿衣服都要我從下鋪給他遞上去,我對這個弟弟有著很大的耐心,有時他會從上鋪伸出兩衹腳來踩在我的頭上,每次這種時候我的下體都硬了。

大概相處了半年,我才發現,樂樂喜歡cosplay一些動漫裏的女性角色或者正太,他一般都會叫我陪他去,我自然不會拒絕,還特意讓老爹買了一臺單反給我幫他拍照。也就是這樣,我和樂樂的關係越來越好,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…、

「哥,累死了,妳幫我把鞋子脫了好不好。」cos成夏爾(出自黑執事)的樂樂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扇著風,嘴裏還一直唸叨著:「熱死了熱死了,哥哥,快點幫我把鞋子和襪子脫掉啊,很累啊!」

「我這不是在忙嗎,來了來了!」

我放下了手裏的相機,看著相機裏許多絲襪妹子的照片,口水都差點流了出來,完全沒有意識到樂樂叫我做的這件事,直到來到他的面前,我才發現,握草,樂樂在沙發上翹著纖細勻稱的雙腿向我抖了抖,開始玩起了手機。

我伸出手幫樂樂脫下了穿在腳上的小皮鞋,因為天氣很熱的緣故,樂樂的腳上早就出了很多汗,而且樂樂的腳愛出汗,是有點臭的,我一脫下鞋子,樂樂立馬就把穿著黑色絲襪的腳往我臉上蹭,還開玩笑的說道:「哥,聞聞看,香不香~ 」

「香個屁,拿開拿開,快點脫下來,幫妳洗了!」我裝作厭惡的依依不捨的推開了樂樂的小腳丫,又伸出手,將樂樂小腿上的黑色絲襪緩緩地脫了下來,樂樂依舊調皮的用腳丫夾住了我的鼻子對我說道:「哥,要不妳舔舔我的腳吧,好不舒服呢!」

「妳小子是不是想被我揍啊~ 」我推開樂樂的腳,撲倒樂樂身前撓他的癢,樂樂瘋狂地笑著求饒,還說道:「哥!哥!我錯了!別弄了!」

我這才收住了手,撿起地上的黑絲襪,走了出去,留下一個人在沙發上嘟噥著的樂樂,裝作淡定的走到了浴室,看著盆子裏堆滿了樂樂上一周穿過的各種襪子,還有這雙絲襪,我終于還是忍不住了,從盆子裏撿起了一雙樂樂的白色運動襪,塞進了嘴裏,又將樂樂的黑絲小腿襪放在鼻子上賣力的呼吸著,就像世界上衹有我一個人一般,陶醉。

「哥,我餓了!」這一聲簡直是如同冰水澆頭一般,我整個人渾身一哆嗦,轉過頭去,發現樂樂站在門口玩手機,笑著露出了兩顆小虎牙說道:「哥,什麽時候吃飯呀!」

「我,我馬上去弄!」我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「哥,這雙襪子妳這麽喜歡,我就送給妳了,現在,快去做飯,然後好好跪在地上,幫我舔腳吧~ 」

「樂樂,妳在和哥哥開玩笑吧?我可是妳哥。」我心底裏有些緊張,手裏還是緊緊地攥著樂樂的黑色長筒襪。樂樂突然哈哈一笑,也不再理會我說的話,直接扔下了一句:「塊把飯做好,我餓了!」自己就回到了客廳。

我心情忐忑的將冰箱裏剩的飯和食材做了兩盤炒飯,然後端到了客廳,見樂樂依然邁著頭玩著自己的手機,兩衹光腳丫放在桌子上搖搖晃晃的,我不知道他是故意這樣還是無心的,搞得我心裏直癢癢,我也不明白為什麽會對樂樂的腳有這種衝動,樂樂長得很可愛,但是他終究是個男生啊,腦子裏突然閃過了一種很恐怖的想法,難道我彎了?

不對,絕對是樂樂太像一個妹子了!而且還是很可愛的那種。我坐在樂樂對面,癡癡地望著樂樂的腳丫子發楞,樂樂自顧自的端起了炒飯,用勺子咬了一勺,送進水潤的嘴唇裏,隨後開心的說道:「很好吃呢,哥哥做飯都很好吃,比媽媽做得好多了。」

「那妳就多吃點。」我依舊盯著樂樂的腳,完全不知道樂樂正似笑非笑地邊吃飯邊看著我的傻樣,直到樂樂翹起腳丫子伸到離我面門不足1厘米的地方,小嘴咬著一點勺子笑嘻嘻地說道:「哥,今晚妳別吃炒飯了,吃我的腳吧,放心,衹要哥哥聽話,我是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叔叔和媽媽的。」

「樂樂…、我…、」我還想解釋點什麽,誰知樂樂直接將一衹腳塞進了我的嘴裏,抿著勺子說道:「哥,我的腳好吃嗎?」

「唔唔…」我整個人都麻木了,樂樂的腳就像是抓住了我的大腦,讓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,樂樂笑著用腳趾夾住了我的舌頭往外拉扯著,我整個人也跟著站了起來,樂樂突然臉色一變,另一衹腳丫直接踩在我臉上,並用一種很高傲的語氣命令道:「坐下,哥哥,我沒叫妳站起來。」

我就像著了魔一般,忍著舌頭上傳來的疼痛,緩緩地坐下了,樂樂玩了一會兒我的舌頭,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說道:「沒意思,本少爺玩膩了,哥哥,妳去把我的鞋子拿過來。」

「哪一雙?」我含糊不清的支吾道。

「今天cos穿的那雙小皮鞋啊,笨蛋哥哥。」樂樂把腳從我嘴裏抽了出來,踩在我臉上的腳夾了夾我的鼻子,還用手摸了摸我的頭,像使喚狗一般的對我說道:「去吧,乖。」

我正準備起身,誰知樂樂叫住了我,他突然站在了沙發上,身上夏爾的小西裝還穿在身上,顯得很可愛,他招呼我走到他的面前,很開心地對著我說:「哥,妳趴在地上,我騎著妳過去!」

「什麽?樂樂!妳瘋了吧!」我當然不願意,雖然我喜歡樂樂的腳和襪子,但是這有違背我做人的原則。

「哥,妳快跪下,不要在掩飾了,妳喜歡我穿過的臭襪子,喜歡我的臭腳,對吧?」樂樂見我不答應,有些不高興了,嘟著嘴說道。

「樂樂,我承認,我是喜歡這些,但是妳也不能要我做這麽下賤的事情啊。」我帶著一絲懇求對著樂樂道。

「不行,我就要騎妳,哥,今晚我會讓妳好好的爽一爽的,妳就別裝了,我弄cos也弄了有一年了吧,我聽很多朋友說過,有些人就是有戀物癖,喜歡被別人虐待,哥哥妳肯定也是這樣的人,對吧。」樂樂天真無邪的對著我質問道,現在我面對的樂樂,就像是一個在教訓自己下人的主人一般,我愣住了,不知該如何去回答樂樂,突然樂樂大聲呵斥道:「給我跪下,賤狗!」

「噗通」我直接跪在了地上,並不是被嚇到了,而是因為,我發現自己的心跳在加速,我的內心是渴望被樂樂玩弄的,是的,我想被他騎在身下,我想當他的一衹狗,不知不覺下體把褲子盯得老高,跪在地上的我正好看著樂樂的兩條細嫩的美腿,說實話,這雙腿一點腿毛都沒有,樂樂的皮膚也非常的水嫩,165的身高加上勻稱的身材,可以說這雙腿比某些女生的腿更加好看。

樂樂見我跪在地上,開心得直接從沙發上跳了下來,跨到了我的脖子上,因為天氣有些熱的緣故,樂樂穿的短褲上早就熱氣騰騰,我感受到後頸傳來一股熱氣,樂樂又用雙腿夾住了我的頭,感受著樂樂細嫩的肌膚,還有他那有些勃起的丁丁,我低下了頭,四肢著地,就像一頭畜生一般,任憑樂樂騎在我的脖子上,用略帶嘲諷的語氣刺激這我我:「賤狗,不對妳凶點就是不老實,爬過去把本少爺的鞋子用嘴叼過來,記住了,是用嘴!哈哈!」

樂樂開心的騎在我身上晃著雙腿,我馱著他來到了鞋架前。

「賤狗,以後就叫妳賤狗,怎麽樣?我的好哥哥~ 」樂樂用他秀美的光腳丫踩在我頭上,揉著我的頭發,嘴上挂著滿意的笑容,看著我貪婪的把頭埋進了他的小皮鞋裏。

「樂樂,我想舔妳的腳!」鼻子一直被壓在皮鞋裏的我,努力的呼吸著皮鞋裏殘留著的潮濕的汗臭味。因為已經放置有兩個小時了,味道已經消去了很多。但是這種感覺還是讓我的下體慢慢的堅硬起來。

樂樂一聽我主動要求要舔他的腳,頓時就樂開了花,趴在我身上摟著我的脖子說道:「從今以後,妳就是我的小狗狗~ 」

樂樂不管是身材,還是樣貌,都不輸于任何一個好看的女生,他這樣摟住我的脖子,說實話,很難受,心跳的速度很快,我貪婪地大吸了一口樂樂鞋子裏殘留的氣味,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,將樂樂抱了起來,把他輕輕地放在了沙發上,沒有任何猶豫地跪在了地上。

樂樂就這麽戲謔地看著我虔誠地跪在地上,捧起了他的嫩足,將他的腳趾含在嘴裏,細細嘬著,就像在品味一道美食。樂樂的腳上有一股鹹鹹的味道,也就是汗漬的味道,而另外的一種味道則是一股他獨有的一種味道,這種味道說不清道不明,衹是舌頭一接觸到樂樂的腳趾,就會感覺十分的吸引人。

一種緊張和刺激的新鮮感刺激著我的每一根毛發與神經,是的。我喜歡舔樂樂的腳,我願意跪在地上,當樂樂的一條狗,供他玩耍,幫他清理腳上的臟汙,正在我一邊嘬著樂樂圓潤飽滿的腳趾,一邊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一切的時候。樂樂卻用力的把腳從我嘴裏給扯了出來。

本來我想就這樣將樂樂的腳含在嘴裏,但是樂樂好像有點生氣了,使勁兒的往外抽著,無奈我衹能放棄了,小心翼翼的將他的腳從嘴裏放了出來。

「賤狗,本少爺的腳有這麽好吃?讓妳吃得如此陶醉?」樂樂現在的表情顯得很是高傲,用腳踩在我地頭上,開始訓斥我。

「主人,求妳,讓我給妳舔腳吧,我覺得能遇上主人,是我這輩子的幸福啊!」我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樂樂,樂樂拼命地忍住笑,拿出手機,開啟了錄像,裝作冷冷地繼續說道:「繼續說,說到我開心了,我就原諒妳!」

「主人,妳的腳是我這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,能遇到樂樂主人,真的是上天給予我最好的一份禮物,我天生就是樂樂主人的狗!」說完還汪汪地學狗叫著,逗得樂樂捧腹大笑,用腳撫摸著我的狗頭說道:「妳真的很賤啊,太棒了,我也覺得很幸福,能認識妳這個狗哥哥!哈哈哈!」

「把襪子幫我穿上,然後…、對了,我剛剛看妳在廁所偷吃我這周帶回來的臭襪子,妳知道有多惡心麽?」

「惡心?我覺得很好啊…」我跪在地上,拿起沙發上的黑色小腿襪,有摸有樣的把襪子卷起,開始認真的為樂樂穿襪子。

「妳還真是個奇葩,我聽過我們動漫社的社長說過有些人喜歡被別人踩,有的人喜歡被別人騎,當時還以為是假的,沒想到呢,我的好哥哥就是這樣的人,而且比他們更下賤!喜歡問我穿過幾天的臭襪子,塞在嘴裏細細品味,哈哈哈!」

「嗯…我承認我很下賤,樂樂,妳真的很可愛,如果這個事情沒發生,我很希望一直當一個好哥哥,在妳身邊保護妳。」

「妳現在不僅是我的好哥哥,還是我的玩具,我的小狗狗~ 」樂樂自己扯了扯穿好的黑絲襪,活動了一下圓潤的腳趾,在我的眼裏,我看到了五根圓潤的如同寶玉一般的腳趾被包裹在黑絲襪裏,就像是風中舞動的蝴蝶一般,那麽美麗,那麽誘人。

「來,吻我的腳。然後給我磕頭,還有…哈!有了!」樂樂兩衹小手一拍,點了點下巴說道:「哥,不慌聞,先去拿紙筆來。」

「???」我不明白樂樂要幹嘛,但是我又很期待樂樂到底想幹什麽,樂樂就像是一個折磨人的小妖精一般,花樣百出。讓我興奮不已。

我把紙筆拿來放在樂樂的面前,然後很老實的又跪在了地上,等候了樂樂的發落。

「哥,等著,妳先給我磕頭吧,我先寫點東西,對!就是我們之間的契約!」樂樂對我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,露出了兩顆可愛的小虎牙。

「哥,抬起妳的狗頭來!」

不知道磕了多少個頭,暈暈乎乎的抬起了頭,看見樂樂的黑絲襪腳丫就在我面前不足幾厘米的沙發上,我將頭悄悄地湊了上去,慢慢地將鼻子貼在了樂樂的前腳掌上,樂樂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呼吸,他開心的笑了笑,小腳丫蜷縮了一下,隨即又掌控住了我的鼻子,不停地玩弄著,這邊遞給我一張剛剛寫好的東西。

「哥哥,唸出來吧~ 這樣妳以後有什麽要求,樂樂都會答應妳的!」

「好!」我很激動,拿起紙開始大聲唸起來:「我吳昊從今天開始,自願當林樂樂的專屬寵物,並謹遵以下條件:1、衹要樂樂主人給我命令,我將無條件的去實行命令!不得違背!

2、樂樂主人的一切都是神聖的,作為寵物的我看見樂樂主人必須下跪,衹有主人允許,才能站起來!

3、樂樂主人的鞋子都要用舌頭清理幹凈,否則樂樂主人可以隨意懲罰賤寵。

4、衹要是樂樂主人允許,樂樂主人的朋友也可以玩弄賤寵。

5、衹要是樂樂主人有需要,賤寵必須隨叫隨到!

6、永遠都不能欺騙樂樂主人!

以上條件均是我吳昊與林樂樂都同意之後才實行,一旦簽約,永遠不能違背!

甲方:乙方:林樂樂。「

「哥,還在等什麽,簽字啊!」樂樂直接遞過我了一支筆,很心奮的等待著我簽下去,我跪在地上愣愣的看著這張紙,難道我真的要一輩子給樂樂當狗嗎?呼吸著樂樂腳上的汗味與淡淡的香皂味,我有些猶豫,在一旁看著我遲遲不肯下筆的樂樂不開心了,用黑絲腳踩了踩我的臉說道:「哥,妳不想聞我的腳了?這事情要是讓叔叔知道了,會很生氣吧?」

「樂樂,妳在威脅我嗎?」我不喜歡被人威脅,並且是這種事情,就算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也不行,我的臉色漸漸地沈了下來,樂樂可能是頭一次看我生氣,立馬嘟著嘴,過來抱住我的頭,小聲的道歉道:「哥哥,不要生氣…樂樂知道錯了…樂樂給哥哥最喜歡的襪子、、好不好、、」

看著樂樂委屈的表情,我實在是生不起氣了,不知為何,竟然親了樂樂的臉蛋兒一下,笑著說道:「樂樂,我答應妳,不管以後如何,我都會在妳身邊,讓妳開心下去的。」

我拿起了筆,工整的簽上了我的名字,遞給了樂樂,樂樂如獲至寶的拿起了這張契約,拍了拍我的頭說道:「從今以後,妳就是本少爺的賤寵啦。先來賞賜一下妳吧~ 我的小賤寵!」

樂樂沒有脫襪子,而是解開了短褲上的紐扣,輕柔的將短褲脫了下來,隨即我便看見樂樂穿的白色三角內褲,因為天氣熱,樂樂愛出汗的緣故,內褲早就被汗水打濕了,有些黏糊糊地貼在了樂樂的白嫩的小屁股上。

還有樂樂前面把內褲頂起來的小丁丁,樂樂見我一直盯著他的下體,臉突然就紅了,用絲襪腳踢了我的臉一腳,噘著嘴嗔道:「哥,妳別這麽變態!今天衹是說好要獎勵妳的,來吧,妳閉著眼睛,把嘴張開。」

「是我變態嗎…、」我輕聲的自顧自的說了一句,隨後照著樂樂的話去做了,閉上眼睛跪在地上,嘴巴張得老大,樂樂那邊悄無聲息,衹聽著沙發上傳來一陣陣騷動,隨後樂樂伸出兩條小美腿,被黑絲襪包裹住的腳掌揉了揉我的臉蛋兒,把我輕輕地帶到了沙發上,由于跪著不能再往前伸,我衹能跟著樂樂的腳掌一同挪動,最後衹能用手伏在沙發上,樂樂終于停止了動作,這時我已經聞到了一股子汗臭味與騷臭。

這種味道很臭,但是我卻很享受,甚至是有點高潮,我是怎麽了,腦子裏給我下達的指令就是賣力的呼吸這種味道,是的,我也照做了,這種味道讓我的下體頂得老高,樂樂見我瘋狂地聞著他的下體,嘴角露出一股滿意的微笑,並把這一切都錄了下來,隨即又用腳踩了踩我的頭命令道:「來,賤狗,再湊近點,好好用妳的狗嘴來銘記本少爺給妳的賞賜。」

我慢慢的向前,知道我的嘴碰到了一根肉肉的東西,我知道,這是樂樂主人的龍根,並不是特別的粗大,而是那種嫩嫩的肉棍,我內心覺得是很惡心的,但是頭腦裏卻是瘋狂的支配我,讓我一口含住它,我沒有猶豫,緊張的將嘴張開了一點,慢慢地含住了樂樂主人的龍根。

「唔唔唔,唔唔。」我不敢睜開眼睛,我害怕看到樂樂現在看我的表情,我能想象到,樂樂是多麽的瞧不起我,一個衹配喊著他下體給他下跪舔腳的賤狗,不對,應該是一個奴隸。這時樂樂笑著說道:「哥,我的小弟弟好吃嗎,憋了好久了,味道真的好大哦~ 」

「唔唔唔,好吃…、」我抑制不住內心的瘋狂,用舌尖挑逗著樂樂的馬眼,樂樂一聲驚呼,伸出雙手壓住了我的頭,突然嚴厲的命令道:「賤狗,給本少爺一直含住,現在,本少爺要開始在妳嘴裏尿尿了,都是妳那根賤舌頭一直在亂動!」

「唔!」一聽到樂樂要尿在我嘴裏,我很抗拒,甚至是連舌頭都在顫抖,我的渾身上下每個細胞就像被刺激到了一般變得興奮不已,樂樂看我一直在顫抖,以為我害怕了,便語氣柔和的摸著我的頭發說道:「加油,我的哥哥,這是證明妳自己的好機會…我知道,妳肯定很向往我的尿液吧,哈哈。」

聽到樂樂如同嘲笑般的話語,我將樂樂的小弟弟含得更深了,甚至都到了根部,能很明顯的聞到樂樂胯間的騷臭味,我睜開了雙眼,看著樂樂白嫩的胯部,又看了看樂樂的眼睛。

發現他真的用一種很嘲諷的目光看著我,就像是再看他腳邊的一衹螻蟻,這時樂樂的小弟弟突然動了一下,樂樂嘴角微微一翹,將我的頭把得更緊,有些激動地說:「賤狗,給本少爺穩住,本少爺給妳的禮物要來了!」

 
 
上一篇:我與馬尾妹 下一篇:為啥你是桑拿女
 
 

猜你喜欢

  午夜电话
  媽媽的穴真緊
  助教学姊
  強姦班上清純女同學,意外不小心又操了女教授
  我的出差記事
  淫娃蕩婦-陳詩韻
  淫母的誘惑
  上了研究所的学姐
  农村小伙子的艳遇
  死黨與我媽媽
  性愛成衣廠
  脅迫(1-4全)
  雙胞胎姊弟
  援交妹
  我的大胸部室友
  我的大學女友在泳池被強姦
  採購小姐
  老婆子宮被別人狂灌精液
  交換身體的控制權來享受對方的快感
  聖誕夜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广告